您现在的位置大姚新闻首页 >>综合新闻>>正文

徽州鹽商獨占鰲頭

【中华小当家将拍新作】

“紀錄片創作不同於寫學術文章,如何講故事、講好故事才是片子成功的關鍵。”葉海鷹說,在《天下徽商》中,觀眾會看到很多生動有趣、感人至深的徽商故事,“我們希望通過講述這些徽商故事,給觀眾呈現有血有肉的立體的徽商形象。”

為了講好這些故事,三年來,劇組先後奔赴國內20個省區市以及日本、英國、美國、瑞典、馬來西亞5個國家實地採訪拍攝,訪問中外著名專家、學者20餘位,其中,僅文稿創作就占據了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,其間數十次改易重寫。

紀錄片《天下徽商》海報 資料圖片

徽商首先是商人,他們講誠信,重契約,勇於拼搏,商海弄潮,不少人都是小本起家、勤儉致富,在經營活動中形成了自身鮮明的特色,徽商“賈而好儒”的商道繼承了中華民族很多優秀的傳統文化。

“公元1878年春季里的一天,一陣震耳欲聾的鞭炮聲打破了大井巷往日的寧靜,巷內張燈結彩,鑼鼓喧天,人頭攢動。胡雪岩的胡慶餘堂正式落成,對外營業了。早在多年前,胡雪岩就著手籌建胡慶餘堂,彼時的他已年過半百,事業正值如日中天之時,功成名就的他為什麼還要創辦這樣一家藥店呢?”

隨著《天下徽商》的講述,觀眾被帶入那一段塵封的“故事”中,觸摸到徽州商人“金字招牌”背後的榮光和辛酸。

於是,就有了《揚州明月》這詩意盎然的一集。

《天下徽商》總攝影賈利瑋介紹,《天下徽商》的影像呈現是豐富多彩的——有劇組實地拍攝的遺跡、遺存和專家訪談;有在橫店和徽州進行的兩次200多場大規模的情景再現、1000多人次的專業和業餘演員先後參與;有動畫複原,比如像明清時期的漢口、廣州十三行等等都是靠三維動畫呈現出來的;還有歷史資料如徽州文書、晚清真實影像的運用。

銳意創新:再現視覺盛宴“徽州是個非常美麗的地方,讓我印象頗深。”英國劍橋大學教授約瑟夫·莫克德默特痴迷於徽州的美景和人文,在他看來,在徽州,時光似乎是停滯的,“這裡有小亭子,夏天人們都可以坐在裡面乘涼,一邊享受荷塘美景,一邊品茶;這裡還有平整的街道,它比中國許多城市的道路都要好。在中國很多地方的鄉村,人們一般不能享受到和城市裡一樣的便捷設施,但在徽州卻應有盡有。”

如何通過《天下徽商》這部紀錄片,把歷史的輝煌和今日的靜謐結合起來還原出來,是擺在劇組面前最大的考驗。禹成明很清楚,當下的電視理念在革新,紀錄片的拍攝手法和方式發生了變化,觀眾對紀錄片的認可度也在不斷提升,“高清4K技術、無人機航拍等成為現實,讓創作者有機會以更廣闊視野還原徽州,讓整體的製作更加精良。”

6月初,繼在中央電視臺紀錄頻道播放後,五集電視紀錄片《天下徽商》開始登陸安徽衛視。《天下徽商》第一次採用4K技術攝製,聚焦徽商興衰歷程,在全球大背景下再現徽商背後的歷史風雲。

釐清沿革:讓歷史告訴未來在《天下徽商》總導演葉海鷹看來,“徽商”時間跨度大、涉及的人物和事件眾多,正史和野史交雜、真偽難辨,如何盡最大可能還原歷史,“是一場嚴峻的考驗,也是一次刻骨銘心的‘修行’。”為此, 劇組前期花了大量精力惡補徽商知識,“我自己家裡因此多出了一個書櫃,裡面裝滿了和徽商、徽州有關的書籍。”劇組前往徽州實地調研,向國內徽學專家求教,之後才逐步形成了一個相對完善的拍攝腳本。

兩淮的鹽,稱為淮鹽。明代淮鹽產量占全國的三分之一,銷售利潤更是達到全國的一半以上,兩淮鹽業的管理機構——兩淮都轉鹽運使司衙門就設在揚州。而當年在客居揚州的各大商幫中,徽州鹽商獨占鰲頭,其資本之巨無人能出其右。《揚州明月》這一集用著名徽州商人江春在揚州的經歷,巧妙介紹了明代鹽業政策的變化。如果鹽業的興起讓徽商在揚州這座城市上演了“一齣好戲”,那麼,鹽業政策的風向才是主導徽州商人命運浮沉的“大手”。

提及徽商,最難梳理明白的就是這個曾經的“天下第一商幫”興衰的歷史。史家的說法是,徽商因鹽業興,因鹽業衰。但鹽業政策先後就有明代導致徽商勃興的“開中法”,之後的“開中折色法”、“綱鹽法”和清代壓垮徽商最後一根稻草的“票鹽制”。如何用電視語言和畫面把這段沿革說清楚,又不拘泥於“學術氣”?

徽杭古道上,春雨纏綿,芳草連天,一個腳著草鞋肩背褡褳的少年撐著雨傘獨自行走在青石板路上,路的一頭連著家鄉,另一頭伸向陌生的杭州……

“徽州保存了14、15世紀的建築和生活方式。直到現在,不管是徽州的建築佈局、還是裝飾,傳遞的都是明清時期中國的文化和信息。此外,徽州文化和中國知識分子的氣質是相吻合的,天人合一體現了人與自然的親近,有著對傳統文化的沉澱。”在禹成明看來,這些都讓徽州散髮出迷人的氣息,“徽州熱”持續至今也與此密不可分,《天下徽商》之所以追求故事的客觀精彩、畫面的多樣精良,原因就在於此。

講好故事:文化是最好的腳本

“我們一直想象數百年前的徽州到底是什麼模樣,並試著用影像去複原或拼貼出這一歷史。”安徽廣播電視臺黨委委員、副總編輯禹成明多年來一直堅守紀錄片陣地。“為什麼在徽州這樣的偏遠山區會出現這麼一群人,背井離鄉卻取得商業上的巨大成功,並對中國明清兩代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作出貢獻?我們是帶著這個疑問去拍攝這部作品的,也希望觀眾在看完作品後能得到答案。”

“到了明代中葉,徽州人借大航海時代的出現、國內商業經濟發展的機遇,大舉向商業進軍,取得了經濟上的突破。”廣東省社科院研究員葉顯恩認為,徽商精神對當下商業經濟的發展具有重要的啟示:“徽商在全國的重要地方,特別是江南地區織成嚴密、龐大的網絡。網絡密集的地方促進了當地經濟的發展,長三角今天的引人矚目,和徽商當年的經營恐怕有關係。”

創作者的用心贏得了好評如潮的口碑。“《天下徽商》是我到目前為止所看到的一部最詳細、最精彩、全方位、多角度反映徽商的一部紀錄片。它對弘揚徽商精神、傳播徽州文化、加強安徽文化強省建設都會起到重要作用。”中國明史學會副會長、安徽師範大學教授王世華對紀錄片贊不絕口。

孩童稚嫩的誦讀聲里,少年瘦削的身形愈顯單薄。幾十年後,這個叫胡光墉的少年成了名滿天下的胡雪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