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鹿角智库团队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》显示-胜芳新闻-来凤县新闻网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大姚新闻首页>>娱乐新闻>>正文

音乐市场-小鹿角智库团队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》显示

凯特梅根抱娃同框

在北京工作的電台音樂編輯王小琦從大學時起就是音樂節的常客,在她看來,近年來國內音樂節最大的變化便是類型越來越豐富。「過去以搖滾為主,現在更加細分,電子音樂節、動漫音樂節、氛圍音樂節等,一些小眾的樂隊也有機會登上舞台。」

和早期的綜合性音樂節不同,如今許多音樂節不再追求「大而全」,而是更注重「小而精」。一些主辦方還開始推出面向不同年齡段的音樂節,開發新的受眾群。例如,今年6月,北京摩登天空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舉辦了小草莓親子音樂節,針對兒童推出音樂演出與藝術工坊,專門瞄準親子市場。

在業內人士看來,出現這些問題的一大原因是專業人才缺失。「一些主辦方急於進入市場,但缺少職業化的團隊,從而導致了曇花一現。」相較於「一次性」音樂節,迷笛、草莓等老牌音樂節憑藉專業團隊、突出的個性定位和口碑積累保持了較強的競爭力。「靠特色吸引受眾,用提升服務留住受眾,要把音樂節當作一個優質產品來打磨。」鄭文說。

生活在長沙的樂迷劉翠霞每年都會參加幾次音樂節。「以前一個音樂節的參演樂隊、歌手非常雜,現在同一個音樂節整體風格會更有規劃,目標人群更明確。」

與此同時,音樂節還逐漸向社交媒體傾斜。鄭文說,前幾年所在公司還會向廣播電台投放廣告,如今都換成了線上傳播。和視頻網站合作甚至自己推出平台進行音樂直播,也成為音樂節吸引關注的重要手段。比如,今年4月的超級草莓音樂節,主辦方和直播平台鬥魚合作,在3天內推出了15場音樂人直播,實現線上線下相互導流。

採訪中,多位觀眾表示同質化的音樂節太多了,降低了樂迷們對音樂節的熱情。此外,「一次性」音樂節也不少。數據顯示,2017年出現的音樂節品牌在2018年的存活率不到50%,連續3年落地並具備一定品牌性的音樂節在市場上僅佔15%左右。2018年國內音樂節數量也較2017年略下降。

據了解,音樂節以現代節慶的形式產生,通常在特定地點圍繞某一主題進行連續數天的演出。從2000年的首屆迷笛音樂節至今,音樂節這個舶來品在中國已落地近20年。如今,音樂節不再是少數樂迷的專屬活動,逐漸成為越來越多人觸手可及的生活方式。

小鹿角智庫團隊發佈的《2018年中國音樂節市場報告》顯示,從2011年到2018年,國內音樂節由不足70個增長到了263個。此外,音樂節由經濟發達城市、省會城市向三四線城市發展的趨勢仍在繼續。

隨着受眾群的擴大,樂迷的心態已經有所不同,大家賦予音樂節更多的休閑娛樂功能。專門從事音樂節籌備活動的鄭文介紹:「有些人會帶上孩子,全家一起來參加音樂節,就像是過來露營、玩一玩。」

7月10日消息:近日,麥田音樂節在北京長陽音樂主題公園舉行,無論是烈日高懸還是大雨傾盆,現場都熱度不減,萬人大合唱的震撼場景頻頻出現。而前些年,參与音樂節的大多是業界人士和學生。音樂節是如何由小眾一步步走向大眾?這種新鮮的休閑娛樂方式提供了怎樣的生活選擇?

對於未來國內的音樂節市場,西湖音樂節的創始人張征說:「會有幾個比較成熟的品牌,適合做音樂節的城市繼續會做,宣傳地產和景點的會逐漸少起來,綜合性音樂節會被專業化、特性化、規模化的音樂節所取代,三五年後,新的一批受眾也會被培養起來了。再過20年,你會看到五六十歲與十幾歲觀眾共濟一堂的景象。」

數量和地域擴張的背後,是新鮮資本的大量湧入。《2018年中國音樂節市場報告》發現,得益於文旅市場的開發,越來越多的房地產企業、旅遊投資公司、景區乃至廣告公司、設計公司、媒體等都在成為音樂節的主辦方。「形成一個音樂節品牌所需的時間越來越短,從前需要10年,現在只要一兩年就可以,這可能也是市場變好的一種表現。」鄭文說

全家一起來音樂節「第一次音樂節,從頭嗨到尾!」今年5月,在北京讀研的王菲觀看完麥田音樂節上歌手周杰倫的演出后,發送了一條激動不已的朋友圈,配圖是人頭攢動的音樂節現場。

從「大而全」到「小而精」市場越來越大的同時,音樂節本身有什麼改變化呢?

要「有特色」不要「同質化」儘管遍地開花,國內音樂節仍然面臨一些問題。

在實踐中,為全年齡段受眾提供優質服務,也成為眾多音樂節主辦方的努力方向。例如,太湖迷笛音樂節針對不同用戶的需求推出了多價位的露營裝備;撫仙湖自然音樂節設置了親子專區,為兒童提供了塗鴉、遊園等活動。

今日关键词:江铠同新恋情曝光